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育儿篇 > 双色求开奖

双色求开奖

导语

雨淅淅沥沥地下了一整天,正座城市都湿透了。窗子开着,但还是感觉闷得透不过气来。...

   1

  雨淅淅沥沥地下了一整天,正座城市都湿透了。窗子开着,但还是感觉闷得透不过气来。

  天渐渐暗下,华灯初上。不远处国贸三期的“大烟囱”、CCTV的“大裤衩”这些玻璃怪物都在氤氲的雾气里像睡着了似的,无精打采。

  我一边叼着烟,一边收拾自己的物件。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烟草味儿,我闻着都恶心。窗外,汽车的喧嚣声似乎也被雨水浸透弄感冒了,嘶哑着嗓子幽闷地蹂躏着我的耳朵。

  不知怎得,我把正准备装入袋子的一叠书,重重地摔在地上,并用脚狠狠地把它们踢飞。这个举动让我也莫名其妙,就是突然特有一种特想打人的冲动。

  电脑桌旁已经堆积了20多瓶“青岛”,这都是我最近几天的“战果”。我拿起一支空啤酒瓶,就像电影中那样冲着自己的脑袋很男人的迅猛地来一下。当然,我只是这么想想而已,我还没结婚,绝对不能让自己那张帅气的脸破了相。但脑袋里的确嗡嗡的,很乱。

  我突然注意到那把吉他,它已经在角落里尘封了好长时间。那是我刚来北京读大学时我哥给我买的,当时价格不菲。我哥比我大6岁,大学毕业后到北京一家著名的世界五百强公司工作。他在北京工作的第三年,我考入北京广播学院国际传播系,也来到北京。哥最疼我,经常到学校看我,给我买这买那。当然,让我最爽的还是他不断地充实我的钱袋子,让我在一帮好兄弟面前总能潇洒的为我们的胡吃疯玩买单。现在想想,那时我也真孙子,还有为抢着买单而自豪的。

  我一直都很崇拜我哥。他优秀的企业管理素质,让我瞠目结舌的人际交往能力,还有就是比我还帅出三分的相貌(这点我从来不在我亲友面前承认),这些都使他在外企混得如鱼得水,在商场上挥洒得游刃有余。前年,他已经是这家企业中国区的总经理,半年前他又荣升亚洲区的副总,到新加坡工作了。

  去年我研究生毕业后,一直住在大哥家。本来我打算租房子,但大哥不让。他说了三个极为合理、不由我反驳的理由,一是说我一个人租房住肯定吃不好,在家里还有嫂子做饭;二是,让我多攒点钱,大哥知道我花钱手里没谱(这多半也是让他惯的)。再有,我的公司就在国贸,从哥家步行到国贸最多用一刻钟。我知道哥疼我,最终我就住下了。嫂子当然也同意,因为我认识我嫂子比我哥早,她是我广院的师姐。我刚到广院时,她已经上大三,学新闻的。嫂子当时很漂亮,让表演系的那些美女们都嫉妒……

  现在,我却很恨我哥!我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。两个星期前他从新加坡回来,不是来看嫂子和小侄子的,而是来办离婚手续的。我知道哥和嫂子的婚姻这一年多来的确出了问题,但我一直认为两口子出现点矛盾很正常,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。我爸和我妈就打了一辈子,到头来不是还在一起?但我没想到,会到离婚这个地步,而且这一天来的这么快。

  哥在外边有了女人,他的一个下属。我还见过那个女人,没有嫂子漂亮,可在男人面前极尽风骚之能事,大概她能抓住男人的劣根,三下五除二就能把男人弄得五迷三倒。我认为这是一个极为阴险的女人,刚到公司没多久就把我哥给俘虏了。为此事,我跟我哥谈过几次。但我口才没他好,而且从小到大都是他教训我,所以每次谈我都说不过他。他总说没什么,送上门来的女人也就是玩玩,家还是家,特别是还有儿子呢。没想到这半年,那女人每个月去两次新加坡看我哥,感情发展很快,已经水深火热。

  嫂子一直不知道这事,因为哥工作很忙,他在外边的时间一直比在家里多,哥在外边干什么她都很放心。或着嫂子一直对自己很有信心,她在上大学时就是文艺部的部长,绝对是才色双全的那种,追她的人差不多能装满广院的小礼堂。关于男生追嫂子的典故和传说有很多,随便拿出哪个来说都让很多女生自惭形秽。最雷人一个传说是,据说嫂子刚到大学时,一个家里极有钱的播音系帅哥为了追嫂子,开着法拉利敞蓬跑车,载着一个由999朵玫瑰组成的“心”,在8号女生宿舍楼下等了嫂子一晚上。第二天早晨,嫂子被帅哥单腿跪地强迫收下那颗红“心”。嫂子无奈之下,把999朵玫瑰放到宿舍大厅,并重新组合成“欢迎领导视察宿舍”几个大字。后来,副校长来宿舍检查防火安全发现这几个玫瑰大字,大呼知道广院孩子有创意,但没想到这么有创意。听完此话,楼下看门的阿姨当场晕倒。这事的确无从考证,我问过嫂子,嫂子说比这离奇的还有呢。

  这样一个尤物偏偏被我哥弄到手,可见我哥绝非等闲之辈。嫂子本科毕业后本来想去媒体工作,哥觉的那工作太累,怕美女未老先衰,所以就让嫂子考公务员,然后托关系去了某部委当了公务员。哥还保证,这辈子要让嫂子干着最清闲并让人尊敬的工作,还得住豪宅开名车。哥当时这种怜香惜玉的本事也绝非是每个男人能做到的。所以,嫂子大学一毕业就嫁给了我哥,由我师姐成了我嫂子。

  可我万万没想到他们结婚刚6年,儿子才四岁,他们的婚姻就走到了尽头。我突然感觉嫂子很可怜,好像被我哥骗了一样。所以,我恨我哥,把一个曾经叱咤校园的美女害了。特别是,他还有一个那么可爱的儿子啊!前天,他们办好了离婚手续。这套150多平米的跃式房子给了嫂子,孩子由嫂子带,并签署协议每个月给侄子1万人民币的抚养费。

  整个离婚过程,嫂子似乎异常的平静,我没有看到她闹,也没有看到她哭。甚至直到今天,她还每天给我做饭,每天到幼儿园接送孩子,夜里她还是一如既往地泡一杯咖啡,在书房里写文章(她新闻系毕业后并没有放下笔,一直在给报纸专栏写文章,并出版了两本散文集)。但我能感觉到,她的话比以前少多了,甚至今天吃午饭她一句话都没有说,只是一个人默默地哄小侄子吃。我看着她的样子,只想让她大声地哭。

  房子是嫂子的了,我和嫂子没有血缘关系,我想也不能再住这儿了。前天,哥回新加坡之前也叮嘱我马上搬出去,并给我一个5万的信用卡,让我租房子。我当场就把信用卡掰折了,狠狠地砸到哥的脸上,并大吼让他“滚”。哥被我吓住了,不知道我哪来的那么大的火气,随后他拍了拍我肩,说了一句“我知道她是你师姐,对不起”,然后拿行李走人。

  听到哥走出客厅关上门的声音,我的眼泪就不争气地流出来。我心里对哥说,哥你知道吗,嫂子她不仅是我的师姐,她也是我的初恋情人。尽管那是暗恋,一直没勇气对师姐说出口,但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他。她在我心中是女神,可你为什么要这样伤害她?! 导语

雨淅淅沥沥地下了一整天,正座城市都湿透了。窗子开着,但还是感觉闷得透不过气来。...

  2

  我拿着这把已经很旧的吉他,很随意地拨弄了几根弦,清脆的乐声终于打破这死一般的沉寂。窗外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,居然此时也有一丝凉风从窗子里吹进来。心情开朗了许多。我突然特别想唱一首歌:

  你知道吗

  爱你并不容易

  还需要更多勇气

  是天意吗

  好多话说不出去

  就是怕你负担不起

  你相信吗

  这一生遇见你

  是上辈子我欠你的

  是天意吗

  让我爱上你

  才又让你离我而去

  也许轮回里早已注定

  今生就该我还给你

  一颗心在风雨里飘来飘去

  都是为你

  一路上有你

  苦一点也愿意

  就算是为了分离与我相遇

  一路上有你

  痛一点也愿意

  就算这辈子注定要和你分离

  张学友的这首《一路上有你》是我大一时最喜欢的一首歌。那时,我在文艺部做小干事,嫂子是部长。我们一起在部里干活的时候,我经常唱。嫂子说我这首歌把张学友的灵魂和气质都唱出来了,最像张学友。其实,我心里知道,我是唱给她听的,饱蘸着感情当然不一样……

  “叔叔,你也不要我和妈妈了吗?”不知道什么时候小侄子进来了。

  我抱起小家伙,亲了亲他的小脸蛋。我不知道说什么。

  “叔叔,你别走!你别走——”小家伙哭了,哭得稀里哗啦的。我的心很疼。

  “妈妈呢小宝?”

  “妈妈说累了,让叔叔带我去吃肯德基。”小家伙抽泣着说。

  “好,叔叔带小宝去吃肯老头喽。”我在孩子面前一定要开心。孩子是最无辜的,我不会让小家伙的心灵受到伤害。

  “叔叔,屋子里都是烟味。”小家伙抽了抽鼻子。我不好意思的用鼻子顶了顶他的鼻子。

  “叔叔以后不要抽烟了,老师说大人抽烟不是好习惯,还会让人变坏。”小家伙稚声稚气却一本正经地说。他不知道吸烟有害健康怎么表达,居然说成吸烟会把人变坏,真是可爱极了。

  “叔叔答应小宝,以后不抽了。”

  “那我们拉钩。”小家伙一脸的正义呢。

  有多少的不愉快,都被孩子纯净天真的心灵驱赶得一干二净。

  我把饭菜带上楼,轻轻敲敲卧室的房门。

  没有声音。我又用力敲敲,还是没有声音。我再推门,门锁着。我突然有一种不祥的感觉。我使劲地敲门,大声地叫嫂子,没人回答。我飞快下楼,在客厅电视柜的抽屉里拿出卧室的钥匙,飞身上楼。

  打开房门,开灯。嫂子在床上躺着。我紧张得走过去,心里扑腾扑腾地跳得厉害,我的呼吸都快停止了。

  嫂子穿着她最喜欢的那件耦合色的连衣裙,静静地躺着。我看到她勃颈下雪白的肌肤,还有,还有那若隐若现的乳沟……

  我从来没有这样仔细地看过她的身体,从来没有。我身体居然有些发抖……再看到脸,苍白苍白的,带着泪痕……她手里还攥着一张纸。

  我猛然发现不对劲,扑过去把那张纸拿来看。

  “夏宇,我走了。小宝你要好好的替嫂子带大,难为你了。——娅淑”

  这时,我才发现地上有一个棕色的药瓶,屋里有一股浓浓的药味。

  “嫂子,嫂子”我疯狂地叫着,我歇斯底里地哭喊着。可她醒不来。

  她体温仿佛正逐渐变凉,我感觉天塌地陷一般,整个蒙掉了。我突然想到,赶快打120。

  “娅淑,娅淑,你给我坚持住!一定给我坚持住!”我背着嫂子,一边吼着她的名字一边哭。我没等120到,背着她踉踉跄跄地往楼下跑,一直进了电梯。

  到楼下大厅的时候,120车也到了。医生和护士把嫂子抬上救护车。我一个劲地哭着求他们一定要救活我嫂子。

  在朝阳医院的抢救室外,我即将虚脱。我坐在地上,背靠着墙,仿佛刚从战场上下来一样,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。但抢救室内的她,不知道能不能打胜这一仗。我不敢想象那个可怕的结局。我一直在祈祷,上天一定要让她活下来。我突然想到我哥,我的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直响,要是他在我面前,我肯定劈了他个狗东西!

  我突然又想到小宝,他还在家,出来的时候门可能都没带上。我又是一种高度紧张。都晚上11点多了,他醒来……我不敢想象。我拿起手机赶快给高菲菲打电话。

  “你出差回来了吧?”

  “9点就到家了。你怎么才想起给我打电话?!”

  “你别罗嗦了!出大事了。我嫂子自杀了,正在医院抢求!你赶快去我哥家看看我侄子……”

  “啊?!什么?天啊……”

  “天什么啊!你快去啊!我都急死了!”

  “你哥家具体住哪?我不知道啊!你快……”

  我把哥家的小区、楼号、房间号一股脑告诉高菲菲。20多分钟后,高菲菲打手机给我,说她到时小宝正在客厅里哭呢,一听小家伙平安我就松了一口气。小宝吵着找妈妈,找叔叔,没办法高菲菲把他带到了医院。

  小宝见到我时,扑到我怀里,嚎啕大哭。

  “叔叔,你们都不要小宝了吗?”小家伙哭得极度伤心,我的心都被哭碎了,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。我看到高菲菲也流泪了。

  凌晨一点的时候,医生出来告诉我,嫂子的命保住了,已经醒过来了,但至少得住一个星期的院。听到这个消息我长长出了一口气。小宝在我怀里又睡着了,高菲菲替我办的住院手续。我让高菲菲先回家,她答应了,并说天亮后给公司请假,然后来替我。我没说什么,因为我一个人的精力也的确有限。

  嫂子住进的是VIP病房。里面有两张床,一张小宝可以睡觉。

  嫂子躺在床上闭着眼,我看到两行热泪默默地往外流。我不能再流泪,这个气氛已经够悲惨的了!我有很多话想说,但现在这个时刻什么也不能说。我知道她很累很累,她需要休息。

  “嫂子,你喝点水吧。”我终于轻声打破了沉默。

  她稍微摇了下头,我也没再说什么。

  “小宝呢?”嫂子突然问,声音很小很小。

  “这不在这边睡觉嘛。”

  我看到嫂子用牙齿使劲得咬了咬下嘴唇,眼泪流得更欢了。我转过身去,用手使劲地揉着眼睛,努力不让泪掉下来。

  “夏宇,你答应我件事!”嫂子仿佛使用全身的力气对我说。

  “你所吧。”

  “今天的事你别告诉你哥!你要当我,当我还是你师姐,你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。夏丰——,这个人已经和我没有瓜葛了……”

  这句话听得我心里极度难受,特别是听到“师姐”这个称呼时,我禁不住打了个冷战。

  “我不说,不跟他说!你好好养病,什么也别想。”

  她把头向墙那边扭了一点,好像不想看到我。也许看到我,会想起我哥。我知道她怎么可能忘得了他,她的心承受着巨大的痛苦,那苦我能想象的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