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麒麟刺手游 » 正文

口述:和闺蜜交换性伴侣,第一次交换性伴侣经历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2 00:16:57  

与好友暗恋同一个人

自从读大二开始,就一直暗恋一个会弹吉他的帅哥。那时,他的宿舍在我们的宿舍后面,每当傍晚,他就背着吉他在走廊自弹自唱,那样子,非常飘逸潇洒,我们几个女生会挤在窗口偷看他。

我们觉得他有歌星的味道,都叫他星哥。有时在食堂碰到他,我们几个舍友会主动找他闲聊。而他的眼神总是在我脸上。

与我一样疯狂喜欢他的,是我同宿舍的好友卞琼。她个子比我矮,外貌也比不上我,但我没想到她后来会成为我的情敌,世事难料啊。

有一天,当卞琼把他们恋爱的消息告诉我时,我这个读哲学系的人才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:先下手为强!

我比她慢了一步,我失去的,不是一个我暗恋的人,而是整个世界。

之后,趴在窗口看星哥弹唱的,只剩下我一人了。而卞琼,每个傍晚都陪在他身边。我的伤心和妒忌,慢慢地让我的性格变得内向,喜欢独处,喜欢一个人思考。难怪古人说,愤怒出诗人,郁闷出哲人。毕业后,星哥和卞琼去了上海,我来深圳。卞琼自信而甜蜜,而我的心又酸又涩又痛又尴尬。

一年后,就传来了他们结婚的消息。我独自落泪。

我用了三年的时间,去忘记他们,忘记星哥。这三年,我朝九晚五,马不停蹄,从一个小文员到了一个部门经理,从一个单纯的女孩变成了一个离婚的单身女人。

到深圳的第三年,也就是2005年,刚过了春节,与我认识不到一年的上司就向我求婚。不知道是因为太熟悉了,还是太陌生了,抑或是为了忘却什么,反正感觉既互相需要又互相排斥,我没有直接答应,却跟他同居了。

三个月后,我闪电式地跟上司结婚。

世界充满变数和不可理解的现象。就在我结婚后的第7天,卞琼却无意中打听到我的消息,打电话祝贺我。聊了半个小时后,她才告诉我,她离婚一个月了,因为星哥心里总是想着另一个人。

我没有问星哥想的人是谁,我的心头已乱得很糟糕。

2005年9月,星哥经过半年的努力,终于找到了我。他在上海给我打了3个小时的电话,最后决定来深圳见我。
 

口述:和闺蜜交换性伴侣,第一次交换性伴侣经历

9月24日,星期六,星哥如期来到深圳。离婚没有让他憔悴,反而更加有精神,也比以前有气质。看到他那一刻,我眼眶湿润了,很想哭,但没有哭出来。

我带他去酒店,陪他去逛了一天商场。之后连续7天,我们每天都聊到很晚。原来他在学校时也暗恋我,只是因为我外表很冷,误认为我不喜欢他。婚后,有一次卞琼跟他吵架时,无意中提到我暗恋他,经常趴在窗口看他弹唱,他才猛然醒悟。

星哥回上海后不久,我就离婚了,结束了这段本来就没有激情和爱的婚姻。我们的离婚,平静而诚恳,就像去办了一件本应该办的小事。

而此时,卞琼却像鬼缠身一样,到深圳投奔我。她不知道我跟星哥已经有了联系,更不知道我们已经见过面。

尽管是同宿舍的好友,但我觉得她可能是我的爱情克星,我非常担心她再次搅乱我和星哥的感情,便像甩掉一个累赘一样介绍她到前夫的公司工作。

事实再次证明,她是我的爱情冤家,也证明命运经常会捉弄人。我与星哥还未第二次见面,她就与我的前夫相见恨晚,一见钟情。

2005年12月,卞琼就与我的前夫同居了,而且恩爱得如胶似漆。我没有吃醋,也没有半点嫉妒。也许一切都是命中注定,只是发生得太突然而已。

2006年春节,我去上海跟星哥一起过。他自己开了一家文化公司,因缺乏流动资金,公司里的人才进了又走,走了又进。最后公司只剩下他和他的一个多年好友。

星哥力邀我北上,跟他一起开创属于自己的事业。我本来想让他来深圳,但现在他继续呆在上海,已成定局,我矛盾重重。

深圳是我的事业发源地,是我事业的根,我一直在这里很顺利,抛弃顺利的事业而选择陌生的地方,这是生存之大忌,我不得不慎重思考。

如果我去了上海,命运又再次证明,我与好友卞琼是“相克”的。如果我不走,或让星哥南下深圳,爱情和事业会有什么变化呢?我一直不敢想象,却总是不自觉地去想。

这段日子以来,我的人在深圳,心却在上海。眼看好友卞琼与我前夫已经准备再次走进婚姻的殿堂,我突然变得迷信和相信命运,特别是对爱情和婚姻,我不再苛求,只想跟星哥走完这一生。只是,我不知道最适合在何时起程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