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统邦女皮鞋 » 正文

没有爱情的结婚是耍流氓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2 00:14:04  

25岁那年,交往不久的男友向我求婚。

我眨着眼睛问他:“你为什么要娶我?”期待着从他嘴里说出:因为我爱你!

他却告诉我:“因为单位要分房子,只有领到结婚证才能……”

原来,这个男人为了一套房子才娶我。我不知道爱情、婚姻的定义是什么?但我知道那绝对不仅只是套房子。25岁那年,我放弃了我的第一个求婚者。

转眼到了30岁,婚姻成了我的梦。而我的梦又像是一幕幕无声剧,剧中的人物有的是素未谋面的陌生人,而有的则是固定的,比如我交往了一年的男友——东。

东是名成功的商人。我俩过得还算愉快,有种相敬如宾的感觉,只是有些不真实,有些太过客套,丝毫没有情侣之间该有的磨擦磕碰。交往一年,我们从来没有吵过嘴,在彼此的朋友眼中我们是幸福的一对。我觉得这一切正是东想要的,让别人看见我俩是多么的幸福和谐。

“娟子,我觉得你长胖了。”东抱着我的腰告诉我。

审视着自己,我问他:“我没有长胖啊!”其实,我明白他的意思。刚开始交往,他说我不会讲英文,就要我去补习;接着,他又说我身材不够好,结果,推脂、油压、塑身、有氧课程我一堂也没缺席。我知道,东要的只是个完美的妻子。

果然,他掏出几张花花绿绿的钞票对说我:“这些钱拿着,你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我无奈地笑了笑,接过东手中的钱。东的条件实在太好了。而对我来说,30岁已不再是能轻言放弃的年纪。

每当有人夸我美丽、气质高雅的时候,我一方面固然开心,心里又总有一分不安。从外在有形的条件来看,我仿佛是从麻雀变成了凤凰,可我的自信早就被打压得残破不堪。这和我25岁那年为了对方因房子结婚而骄傲离走成了鲜明对比,莫名讽刺。

就这样,我一面重复地告诉自己,要保留那份女人的自尊;一面也无休止地接受着东的改变。如果此刻再有男人为了一套房子而要娶我,我想也许我会答应。毕竟30岁的女人,已经到了无法做太多挑剔的年龄。

为了表示自己是个独立的女人,我也拥有自己的生活圈子、朋友。阿明就是朋友中的一个。人的一生,要找到相互能产生共鸣的很难,而恰恰我们就是那种能彼此产生共鸣的知己,但这样也许做朋友更为合适。男女之间的爱要么处于单纯的精神上,要么建立在彼此的身体中。前者是不能沾染上半丝情欲的,彼此的共鸣也就是在这种关系上微妙的维系着。正因如此,我和阿明才无话不谈。

阿明告诉我:“知道吗,娟子,为了爱而失去了自己,总有一天,可能会连这份爱也保不住。”

他的话像把锋利的小刀,直扎我的痛处。但我的年纪实在无法挑剔什么了,只能紧紧地抓住东。

就在我们正准备结婚的时候,我以为自己已经成功地紧握住了这个男人,可那一幕却把我的梦活生生地敲打得粉碎。就在我的新婚大床上,我目睹东和一个女人赤裸裸地躺着。压抑太久就终会爆发,那一幕对我实在是太讽刺了。

一场激烈的争吵、厮打后,东一边拉开我,一边用一种极为平静的语调对我说:“娟子,不要胡闹,这太不淑女了。”

我手心冒着汗,手里还紧握着那女人的一撮头发木呆呆地站在那儿……时间静止了,我的耳边只有嗡嗡作响的耳鸣声,良久方才开口问东:“为什么带这女人来我们的家?”其实我更想说,为什么要让我看见这一切?而那话刚到嘴边却咽了下去,因为梦开始醒了!

“玩玩而已嘛。”东开口道,“你知道的,只有你才能配得上我。”他点上一支烟继续说道:“不过你也应该要感谢我过去对你的要求,如果不是因为我,你大概还是从前那个不起眼的小丫头,哪里会有现在这么好的条件呢?”

满脸冷静的是———东,满脸从容的是———那个女人,无言以对的却是———我。这段话听得我内心淌血,但却是哑口无言。

“你个混蛋!”我边说着边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。走出了这个家,梦不是碎了,而是醒了。我觉得在那一巴掌的清脆响声后,我的脚步都开始变得轻快。

我找到了阿明,依附着他的肩膀,让自己的眼泪尽情地流淌。

我抽泣着,向阿明问道:“我是不是个很糟糕的女人?”

阿明回答道:“娟子,其实他说的话很对。如果你不是为了他,的确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模样。虽然你外在形象改变了,可你的内心却变得毫无自信。从头到脚,你是不是没有喜欢过自己现在的样子,即使在拥有了这些外在条件之后?”

“嗯!”我有些歇斯底里地喊道,“我的确不喜欢这样的自己。我讨厌英文、讨厌推脂、讨厌……”

阿明笑着对我说:“知道吗?和一个人相恋,除了要获得对方的爱,更珍贵的应该是提升自我的价值感。否则爱上一个人,却因此失去了自己,总有一天,这份爱也将随之而去的。不要因为结婚去结婚,更不要为了别人去改变自己。”末了,他又加上了一句:“做回你自己吧!”

像儿时一般,我勾住了阿明的尾指许诺道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我会的!”

接下来的日子,我找到了久违的快乐,也找到了久违的自己。我的生活是属于自己的,不再有该死的英文,不再有该死的推脂、油压、塑身、有氧课!工作之余,我可以和朋友们逛街、喝茶。在这一刻,我才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。

我的朋友也越来越多,我也才知道以前自己竟丢失了那么多美好的事情。

在PUB中,阿明近乎调笑地问我:“怎么样?老大姐,现在感觉如何?”

我用手指戳着他的胸口,高八度地说道:“大姐就大姐,加个老字干嘛,我很老吗?”

他微笑着看着我说:“算不上老,还很迷人。”

相对而视,我们都笑了,夜晚的PUB是我们这群“老大姐”朋友的天下。婚姻并不是人生的必需,爱也不能造成对彼此的改变,人活着开心就好。

生活有时候就是拥有太多的戏剧性,在PUB,我和东又再度相遇。

“娟子,过得还好吗?”东向我询问道。

摇晃着手中的酒杯,我言语多了分轻松:“很好啊!你呢?”

一番谈话,我知道他现在过得并不如意。刚分手时,我想要是有天看见东过得不如意,我定会很开心的,而现在看见他这样,我心中并没有太多快感。或许这就是释怀吧!

他拉住我的手:“娟子,你回到我身边吧!没有你,我发现自己的生活少了许多!”

我眯着眼告诉他:“要我做你女朋友,还是妻子?那你先来追求我吧!如果我高兴,我可能会答应的……”

东开始重新追求我,连我的朋友都纷纷代东求情。

我微笑着告诉他们:“适婚年龄既然已经过去,那我就没必要去介意,只要自己过得快快活活就好。结婚的念头我当然有,但这要看缘分。来就来,不来也不惋东。早点来我会更高兴,迟的话,六七十也不打紧,只是个伴嘛。”

东无奈地冲我叹了口气:“娟子,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嫁给我呢?”

看着他的样子,我心里真有几分好笑,往日的身份在我俩身上似乎已经彼此对调了。

这时,连阿明也看不过去了,他在我耳边轻声说道:“娟子,适可而止吧!现在你可已经占上风了!”

心中暗自奸笑了两声,我开口道:“这样吧,32号我就嫁给你!”

我———娟子,不是可怜的老处女,而是快乐的单身女郎。我不再为结婚而结婚。爱、婚姻,皆来自缘分二字。缘在天意,而分呢?却在人为。要娶我?可以!32号我就嫁给你!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