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晒太健康 » 正文

女大学生:我的异国恋像极了韩剧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2 00:16:52  

  他被毛血旺、麻婆豆腐呛出了眼泪,

  我只好被迫疯狂地扫食满满一桌他并不怎么喜爱的川菜,

  最后由饿着肚子的他匆匆付账。

  口述者:乔乔 女 20岁 在校大学生

  30天的爱情,仿佛是一部我最钟爱的韩剧。可惜的是,这部韩剧看来并不能有始有终———好不容易盼到它拉开序幕、走向高潮,却瞬间嘎然而止,再没有了下文。

  我的初恋,真的没有结局吗?(冬尔一度很犹豫,是否要将乔乔的“口述”刊出。相比以往所有的“口述实录”,乔乔的这段经历显然不够“复杂”、不够“起伏”、不够“出彩”———用她自己的话来说,那就是不够“成熟”。但是听腻了成人世界里太多第三者、婚外情之后,年轻的乔乔的叙述足以让人回味良久。)

  我和他们没有交集

  2005年夏末,我们这些大学新生早早地被集结起来,进行军训。因为还是暑假,整个校园里没什么人,只是偶尔会有三五成群的韩国学生从我们身边走过———学校新设一个韩国留学生进修课程,吸引了大批韩国学生。

  那时的我正痴迷韩剧,于是,我一次又一次被他们的身影和声音吸引。从没有经历过爱情的心,突然暗暗期待发生些什么……

  然而整个第一学年,什么都没有发生。那些韩国学生根本与我们没有交集,不在同一栋楼里上课,不住同样的宿舍,不用同样的作息时间表。偶尔在校园中擦身而过,他们嬉笑他们的,我们打闹我们的,两堆人就那么交叉到一起,然后毫无拖滞地分开。

  我也曾为自己的幻想付出过诸多“努力”———超市长长的队伍中,我努力搜索韩国学生拖着拖鞋买零食的身影;放学汹涌的人潮中,我眯着眼睛寻找想象中的男主角似的人物;当背后传来韩语声时,我立刻抚抚又黑又长的直发,呵呵,韩国引进的离子烫哦……

  但是渐渐地,所有热切的期望被失望一次次地冲淡。

  问候三遍听不懂

  但是,我仍旧疯狂地迷恋韩剧,疯狂地喜欢每一部韩剧里的男主角,疯狂地听不知所云的韩语,疯狂地沉醉在所有虚构的情节中。

  直到今年4月26日,我遇到了他———

  同学的同学是对外汉语系的活跃分子,知道我爱韩剧,就拉我参加他们系的汉语俱乐部活动。说来也怪,那天下午,一向热闹的俱乐部活动来的人竟异常稀少。我是第一个到的中国人,而虎文是第一个到的韩国人。而且,我俩都是第一次参加这个活动。

  互相问候的第一句话,虎文一连重复了三遍,我却还是没听懂。现在回想起来,大概是“你是中国人吗?”可当时他紧张得满头大汗,又摸鼻子又吐舌头地,简直要把我笑翻。接着我们就开始热络地聊天,用中文夹杂着英文,从彼此的名字聊到美食、足球,再聊到我最爱的韩剧。

  我在纸上写下一个又一个我最爱的男女主角的名字,虎文一个又一个地念出来———那些曾经那么熟悉的音调,这回真真切切地回响在耳边,不是从电视机那号称高保真其实很失真的音响里传来的,而是一个温柔的男声在耳边缓缓地念。

  我惊讶于他的中文原来相当不错,因为此刻我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明白;而虎文惊讶于我看过如此多韩剧,清楚地知道他们国家那么多甚至连他自己也不曾了解的人文地理。临走时,我们互留了电话号码,虎文还说:“有空一起吃饭吧。”

  (叙述的间隙,乔乔一口气报了近10部近期热播的韩剧,然后才重重喘了口气,自己都忍不住笑出了声。“我和他,真的就像韩剧一样,简单而美好。”乔乔一脸满足的样子,很像一个刚刚得到心爱礼物的小姑娘。)

  丢脸着可爱一回

  回到寝室半小时后,我仍旧无法遏制心头的激动,忍不住给虎文发了条短信:“认识你很高兴。”很快就收到了他的回信:“我也很高兴。”虽然只是短短1句话,可那天我读了一遍又一遍。

  整晚我都在念叨着虎文分手前说的那句话,第二天一早,我按捺不住又发去了短信:“考试结束后我们一起吃饭吧,庆祝庆祝。”

  “好的,我很期望。”是的,我更加期望,几乎是扳着指头反复算着那短短的几天。那几天里,上课我不断地走神,总想着见面时该穿什么衣服比较好、开场白该用哪一句———约会前的所有时间似乎都成了煎熬。

  终于到了约定的时间,我早早地躲在树下,远远地看着我们约定的地点。直到确定那个熟悉的身影渐渐走近,我才快步走出树下。他微笑点头:“好久不见。”此时此刻,我只能以傻笑回应。

  可是那顿饭却吃得实在狼狈。我以为韩国人都酷爱吃辣,谁知他却被毛血旺、麻婆豆腐呛出了眼泪,我只好被迫疯狂地扫食满满一桌他并不怎么喜爱的川菜,最后由饿着肚子的他匆匆付账。我太失败了,真是丢脸哦。可转念一想,韩剧中的女主角不都是在男主角面前出尽洋相的吗?呵呵,就丢脸着可爱一回吧!

  没有回音,还是没有

  之后我和虎文保持着频繁的短信和电话联系———他会在雨天的深夜告诉我他很“忧愁”;会打断我一番不着边际的客套话,急急地问:“我想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?”;会在五一假期里不停地追问我的归期,然后一遍又一遍地说:“我希望你快回来,见面”。

  虎文表现得非常主动,长假我去北京玩,他向我要了北京的宾馆电话,每天都要打好几通电话过来。偶尔我因为疲惫懒懒地不想说话,他就立刻着急地问:“你生气了吗?”而我,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:“有你,我很开心!”

  一切都进展得那么顺利,似乎向大团圆的结局飞快发展着。可是,即使越来越多的电视剧喜笑颜开地收场,韩剧却依旧以它为数众多的悲剧赚取眼泪———我的故事,也在我以为即将到达高峰的时候,重重地跌入了无底的低谷,好痛!

  假期结束刚回到学校的那个下午,我就约虎文出来,送上了精心准备的礼物:北京奥运会的纪念棒球帽和一支老北京纪念笔。送完礼物,我已经羞涩得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了,于是匆匆地告别。谁会想到,这一别,又令我们重新成为再也不相干的陌生人。

  等到晚上,本以为会收到感谢的短信,可是没有。两天、三天,虎文依旧没有任何音讯。我终于忍不住发去短信:“礼物你还喜欢吗?”“礼物很好,谢谢。”再无赘言,简单地客气一句,以至我无言以对。为什么会没有话说?就在不久前,我俩还各自强撑着打架的眼皮,红着眼睛聊到凌晨,似乎有说不完的话。可是短短几天,怎么就完全不同了呢?

  “最近经常锻炼身体吗?”“好开心,我在看演唱会!”“我在你们教学楼里,我把笔记本电脑带来了,你想看看吗?”……就在我不知“廉耻”地轰炸了一堆短信后,半夜,那个曾经那么熟悉的名字才终于跳了出来:“对不起!”

  然后又是好几天,没有任何消息。怀着几乎绝望的心情,揣着好不容易从同学手中要来的票,发了最后一条短信:“今天晚上的中外学生文艺晚会,你会参加吗?”但是如同我预料的那样,依旧没有回音。

  (“我不相信他另找女朋友了,但是,我却想不出任何其他理由!”乔乔嘟着嘴,颇有些委屈的样子。但是,她没有任何抱怨或是指责。)

  今年第一号台风登陆的夜晚,我没有去晚会,突发的头疼病把我送进了医院。我浑身软弱无力,一个人躺在冰凉的病床上,让巨大的CT扫描仪掠过头顶。我昏昏沉沉地躺在一片惨白的病房里,躲在两层厚厚的带着消毒药水味的被子里瑟瑟发抖,静静地看着药水一滴一滴地流下。

  不行,头疼得要爆炸了!吐了又吐,把中午吃的韩国炒年糕吐得干干净净,吐得胃酸水出来了,吐得眼泪出来了……

  这两天,韩国留学生们的回国日期越发靠近了,到处是轻松玩乐着准备着回国的韩国学生。他也要回去了,本来所有的学生都只在中国呆半年,他是为数不多的呆了整整一年的学生———可就在这多呆的半年里,甚至,是这最后的一个月里,我们相遇了!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